20090914

中國行腳(上海:風景)





從廈門到上海搭的是春秋航空,一家廉價航空公司,因為短短的兩個小時航程,除了一小瓶礦泉水外,不提供任何餐點飲料服務。飛機到了天上,空服員走到座艙走道前方,潤潤嗓子,開始販售各式禮品:「這個最新的春秋航空飛機模型,質量精美細緻,非常適合放在辦公桌案頭收藏,彰顯您的不凡品味,在地面兒上售價是二百六十塊,現在購買只要一百八十塊錢…」我聽的津津有味,嗯,非常有趣的一次旅行經驗。

跟台北一樣,上海有兩個機場:浦東國際機場與虹橋國內機場,我們在虹橋機場降落,出入旅客很多,出租車四輛成一橫排不斷的運送,陣仗很大,果然是個大都會。



我們搭出租車沿著快速道路進城,沿途都是高樓大廈,十七年前第一次來上海時,感覺這兒還是一個上世紀初的模樣,很像一個電影片廠,西洋式建築與民房、滿街的煤球味與腳踏車、人們在弄堂後巷裡洗菜煮飯…幾幾乎就是電影「太陽帝國」裡的場景。

後來每隔一兩年造訪上海,眼看這座城市像快速播放的影像般,將市區所有的老舊房舍拆除,四處豎立起吊車,接著一棟比一棟高的大樓興起,短短五六年間,這座城市已經完全變了個樣,目前已經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商業城市之一。

我們像個鄉巴佬望著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這次我們借住室內設計師朋友上海的辦公室。這辦公室位在市中心區一個挺高級的公寓大廈中,有著長長的大桌與舒服的沙發,點綴著幾個藝術雕像,感覺有點像私人的招待會所。沙發前落地窗外,一片城市燈光夜景呈現在眼前,感覺像是到了紐約似的。

與上海朋友衛琳約了一同吃飯,雖然現在已經晚上快十點鐘,在街上等了許久,衛琳搭著出租車出現。「哎喔我剛剛搭上一輛恐怖的計程車 司機一直跟我爭執這路要怎麼走後來我說那師傅我下車好了 結果他說不必不必我認得路 然後啊他就拼命摁喇叭把車開的飛快 結果被交警攔下 查他的駕照他沒有 開了單子罰錢 結果他老兄一氣之下把我趕下車…」衛琳說話一向又急又快。

衛琳是我以前做電視廣告工作時認識的朋友,她一向擔任 casting ,也就是找角色的工作,因為個性爽直,在這個工作圈內人緣一向都很好,人面也很廣。在廣告圈工作了十幾年,三年前她忽然跑來跟我說她要搬到上海去了,原來這些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她家人紛紛遷居上海,一直催促一個人獨居台北的她到上海跟家人團聚。她想想,一直待在台北做廣告,也不知道還能做多久?於是就到上海來,開了一片店面,賣歐洲老傢具。這算是個特殊的行業,商品稀有獨特,單價高,買家大多是一批特別的客戶。店面之前開在一個租金高的離譜的地方,前陣子看看不行,聽大夥兒的意見,搬到舊法租界現在另一個店舖位置。

一個人在異鄉作生意並不容易,尤其作的還是原本不熟悉的生意。只憑著一股對老件傢具的愛好,就一頭栽進了這個行業,想想真叫人捏把冷汗。不過想想,當初我們不都是這樣?畢業選擇進入廣告製作業、作動畫、美術搭景、又離開公司自己接案、後來跟朋友一起組公司、作T恤、搞雜誌、開咖啡店…

我們都像是地底下的鼴鼠,憑藉嗅覺與敏感探索要去的方向。

衛琳瘦瘦長長,全身帶著一種神經質,講話也常常顛三倒四,經常說著說著,忽然白眼一翻,話題內容又轉了開來,讓我忍不住覺得好笑。不過認識久了,覺得她是個很真誠熱心的好女孩,雖然經驗與自信都還不成熟(哈哈…我們也是),但是個能夠信任的好夥伴。

晚上十點,能去的餐廳不多,我們去了一家高級餐館,院子裡門房事先聲明:「我們這兒是有低消的阿…明白不?」上海目前的消費也很驚人,外地人住在這個城市,往往不能習慣待在本地中下階層的生活圈內,不放心也吃不慣路邊便宜的蘭州拉麵與沙縣小吃,也不耐煩上傳統市場跟人大聲講價,最後還是形成一個高消費的獨特生活圈。以我自己的經驗,要待在這個生活圈內,花費甚至比台北來的高上許多。

晚飯後(最後我們還是沒達到人均最低消費標準…)到路邊小店買了幾瓶啤酒回借住辦公室,晚上還得上網收信改稿…






第二天約了中午在衛琳剛裝修好的新店面見面,新的店面看起來很不錯,離泰康路一些歷史建築不遠,這片小區還保留了很有些異國風味的氣息。這家店的名字取的也好,就叫「風景」,有種走走看看的味道。櫥窗內一堆好看的設計傢具,不論是從裡往外看,或者從外頭向店裡望,都是一幅好風景。我們在店內與衛琳談談蘑菇在上海的各種可能,無論如何,先有個小據點,讓大家可以看到實際的商品吧!上海這麼大,總會為風景或者蘑菇留個位子的。






剛剛搬了店面的衛琳,還不太適應新的店面,覺得裝修的缺點還要改善,又說這片區域比以前地方要複雜些,前兩天還有鄰居從樓上扔垃圾下來,就丟在店門口…我們笑說慢慢來吧,相信妳有這個能耐,一切都會上軌道的。

匆匆兩天,連著拜訪幾位朋友與陌生人,上海一如往常,我不能適應它的快速現代與粗糙,大樓雖多但多半長相庸俗,行人步道既窄又不平整;對於台灣人來說,上海人講話聲音大又粗魯。住在上海可能需要多花些時間,才能體會它獨特的生活之美。對已經來過許多次上海的我,上海還稱不上是一個有魅力的城市。一邊這樣想著,一邊看著這兩天一直陪著我們的衛琳,不禁感嘆她在這兒的生活,是否能夠安然適切?


第三天中午,衛琳幫著我們把沈重行李上車,我們互道再見,看著衛琳瘦長的身影返身走向梧桐樹林立的街頭,不禁心底暗自祝福:衛琳,加油!




後記:
今早收到衛琳來自上海的信:
哈哈 我才在想你倆兒不是要和我分享一下廈門北京行嗎 結果回家就看到信了
呵呵 那麼接下來應該會有上海行吧 方便的話 如果那個照片裡有 一個不小心拍到了的我 就別登啦 呵呵 我挺怕照片裡出現的自己 嘿嘿嘿嘿 真歹勢
八月上海不停的下雨 下的我心慌慌 直到上個周末才開始沒有暴雨 跑出了一些好玩的過路客 嗯不錯 不錯 我開始對這個路段有點信心了



蘑菇湯姆


分享本文

1 則留言:

longge 提到...

Last night on the "Late Show" one could see that he was wearing a large sized uk replica watch but which one was it? People are tweeting that it was an Omega watch, or maybe a Rolex? My guess is that it was not a Rolex, as most men's watches by Rolex seem to have a metal bracelet and the one he wore has a dark leather str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