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15

蘑菇手帖第 13 期《生活器具》在書店囉 ~




生活器具乃身體之延伸,觀察一人所使用之器物,便如見其人活動之景
象。為證此言,趁機對老家生活器物,進行家庭田野調查。

父親退休前服務於水利單位,退休後便如地球防衛隊般積極投入資源回
收的工作,尤其是水資源的再利用,更是錙銖必較,令我們戰戰兢兢,譬如
洗碗、洗菜的水必須涓涓細流,不能暢快;而且每個水龍頭下皆置一塑膠臉
盆或水瓢,隨時將洗手、洗碗、洗菜的廢水回收,因此,家裡擺滿了大大小
小五顏六色的臉盆、水桶、水瓢……這是特色一。

父親對生命也不浪費,在他的桌墊下有一張紙頭,用黑色鋼筆端端正正
寫了五個字「分秒不空過」。因為父親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每天要各做一
小時的早、晚課;然後一週有兩個早上,要到孫女就讀的小學當愛心爺爺指
揮交通;另有兩個早上,固定到附近大廈作資源回收;每日下午兩點半,則
是資源回收站垃圾分類的時間;再加上一週主持五場讀書會,場場內容不同
;最後從剩餘的少數時間,找出一個早上和老同事敘舊、打高爾夫……這麼
緊湊的行程,轉換成物質,就是家裡有非常多的時鐘,大大小小近二十個…
這是特色二。

也許你會提出疑問,買了那麼多的臉盆、水桶、鬧鐘、時鐘,不也是一種浪
費?套用母親的話「這個回收的啦!不用錢。」如此這般,器物之於人既重
輕,既輕且重;這回的手帖就讓我們好好研究一下這些生活器具,以及背後那
個使用它的人……

分享本文

1 則留言:

longge 提到...

Michel Parmigiani was built-in in Louver Switzerland in 1950. He was one of the masters of art and science of fake watch making. From his adolescence he had an allure to the apple of horology. He could see the absolute masterpiece that reveals the absolute abstruse ability of these aberrant aristocratic adept horologists.小强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