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1

《世間人》老神父忍癌痛 羽翼單親│蘑菇小愛心

「網路上轉來轉去的信件中,總有一些是可以感動人,可以啟發人,讓人更深的去思考、了解。

我們最近收到朋友轉寄來的一封信,是關於一位法國的神父,四十年前他來到花蓮縣卓溪鄉服務,照顧這裡的孩子,就此愛上了這裡,即使生病了也不離不棄的故事。

我忍不住去想,這樣的一個老先生,懷抱的情感到底有多巨大,讓他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也要留下來,

那,我們自己呢,又能為這些原住民孩子作些什麼?

由於詐騙實在太氾濫,我打了電話到教堂去確認,接起電話的不是想像的台灣聲音,而是一個老老的外國腔國語,咦,是賈神父本人嗎?我有點緊張,問了他一下近況,捐款要匯到那兒,感覺他滿懷希望欣喜的唸出郵局帳號,我又問他現在捐款還差多少,他無奈的說還差很多,我說我們會匯款過去,雖然不多,但都是蘑菇磅秤上的愛心,他不停的說謝謝,我感到很心虛,到底,是誰該謝謝誰?

蘑菇Grace

---------------------------------------------------

【聯合報/記者張柏東】 2007.04.23。

八十歲的法國籍神父賈士林,自從四十年前來到花蓮縣遙遠的山地卓溪鄉服務之後,就愛上了這裡。四十年來他在許多原住民的心目中,不僅是神父,更是好朋友。他已罹癌八年,但是他依然不願返回法國讓家人照顧,「卓溪就是我的家,我那裡都不去!」他說。
卓溪鄉卓楓國小校長蘇美琅說,賈士林神父就像是一隻在風雨中張開翅膀的母雞,自己淋濕了、生病了,可是翅膀下許許多多的無助單親兒童,卻受到呵護。

曾有一名面臨輟學的國小女學童,在賈神父照顧下順利就學;如今她已從輔仁大學畢業,還擔任志工。

說起賈神父 愛的故事多

卓溪鄉卓溪國小四年級導師周靜媛與班上學生陳耀椅、施玫芝、高至言、黃宜君等人,去年底獲贈一部數位攝影機。周靜媛徵詢學生們的意見:「我們要拍誰呀?」學生們不約而同地說:「我們去拍賈士林神父。」

學生說,賈神父疼他們就像父母親一樣,「拍他,愛的故事拍不完。」他們以攝影機在神父身上捕捉愛的故事,還在攝影比賽中獲獎。
來到卓溪鄉 一待四十年

賈士林神父表示,他隸屬法國天主教巴黎外方傳教會,廿六歲離開法國被派往緬甸服務,十三年後因政局關係返國;一年後又來到台灣花蓮卓溪鄉,一待四十年,只回去法國四次。他說,每次回到法國都很不習慣,會急忙再回到卓溪。他說:「這裡才是我的家。」
四年來,賈神父照顧卓溪鄉的孩子,護送學童上下學、課輔、生活照顧;他更創辦樂風儲蓄合作社,鼓勵村民儲蓄,戒掉喝酒惡習。

放不下孩子 不願回法國

四十年過去了,許多當年受過他恩澤的孩童,成家立業後仍經常回來探望賈士林神父,「沒有賈士林神父,就沒有今日的我們」。

賈士林神父八年前罹患攝護腺癌、心臟病等,並接受化療,家人、教友都勸他離開卓溪鄉,趕快返回法國治療;可是他不願意離去,「我走了,這些需要我的學童該怎麼辦?」
多年來心願 買輛交通車

去年入冬後他的健康狀況迅速惡化,已經好幾次在教堂內突然暈倒,及時送醫救回一命,但賈士林神父不在意,他擔心還有許多學童沒有交通車可以乘坐,「在崎嶇的山路走路上學,很危險啦!」他說。

賈士林神父說,他負責管理全卓溪鄉共有八間小教堂,分布在卓溪鄉南北長近一百公里的範圍,大部分都是荒山野嶺。在四十年服務期間,他唯一遺憾的,就是無力買一輛可以載學童的廂形車,他曾經向車商詢問價錢,大約要七十萬至一百萬元,「那裡買得起呀!」說著說著,他不禁老淚縱橫。

賈神父說,他來日不多,經常向上帝祈禱能夠完成他此生最後的心願。此外,教堂也需要整修並充實設備。

賈士林神父的天主教堂位於花蓮縣卓溪鄉卓溪村中正路三號,電話(03)888-5910、0912-522-833

分享本文

4 則留言:

小朋友 提到...

今天逛到蘑菇時看到了這篇文章
很感動
也想要盡小小的心意
所以我剛剛也打了電話
是賈神父接的ㄚ
我也順便問候他身體近況
似乎不大好

希望他老人家的身體能有起色
健健康康的

謝謝蘑菇分享的這個故事
覺得台灣其實是個幸福的地方

蘑菇二毛 提到...

非常的謝謝你

很感謝你給了幸福的回應

還有好多好多像這樣需要幫助的人或地方

需要我們來回饋給我們的土地

希望我們能集結大家小小的力量

來幫助更多人

:)

小朋友 提到...

ㄚ...蘑菇二毛你客氣了 ^^
不過我那天跟賈神父問的帳號不行用(天啊!)
郵局小姐說少一碼 T-T (吶ㄟ啊ㄋㄟ|||)
如果蘑菇這裡有
不知方便mail給我那個帳號嗎....
(糗了...但還是想盡一己之力)

謝謝 : )

我的mail
samoon0626@yahoo.com.tw

wangzi 提到...

The prices were not astute back the Breitling watch costs about one hundredth of the aboriginal one. Keeping this as a yardstick, I affected the amount of the absolute watch I had with me and I was stunned. But one has to duke it to the humans who accomplish these affected Omega watches.